新城确立:成因、结实及亟待吸取的经历|新城

市买进卖中青神物县分中7月买进卖动态

沈阳到上海:《TERA》开辟团弄队BlueholeStudio工干环境揭秘

2019年11月22日 20:19

风淡淡的,水般清澈,总无痕。 
  总是把我带去过往的一切。思念不是病,想起来真要命。 
  那时,我们傻傻的。我的四季客,你是否和我吹着同样的风,惆怅着同一场考试呢? 
  风凉凉的,冰般骇人。 
  我望着灰蒙蒙的天,要下雨了吧。伸出手去接雨,才发现,接到的,只是满满的落寞罢了。 
  是的,雨天,还记得吗?每日的上学放学,我们的影子交织着,追赶着,扯出了年华流逝时的模样。一起去上学的那个雨天,我们没有撑伞,我说雨要下大了,快变落汤猪了。你却笑着说那叫做浪漫。是的,浪漫。回不去的浪漫。 
  好久没有去你家附近了,不知道那棵树还好么,不知道年华的飞逝是否让它的腰渐渐有些驼了。我们没有在它身上刻任何字迹,那是一种比字迹还要清晰持久的烙印。刻在心底,永不泯灭。是的,我总是喜欢在那棵树下,欣赏你朝我跑来的身影。 
  你的个子比我高,站在你身边我会有一种安全感。但那种安全感在初一时就消失了,你已不在我身边了。 
  我们比陌生人还陌生,在那时起我就不敢自己一个人去找你了。有人说,最熟悉的朋友,即使是彼此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其实我就是怕尴尬,我们不是最熟悉的朋友么?哦,也许渐渐地有些疏远了。你在的学校离你家那么远,不知道你是否埋怨要起那么早去上学。寒气逼人的冬天不知道你的手有没有发冻的痕迹。 
  我现在喜欢一种表情,并且掌握的很熟悉。那是你曾经被别人说成是奇怪的表情。一眼大一眼小,一道眉毛向上翘,还有一道像小船。曾被我认为是高难度且不雅观大方的表情被我熟练的掌握,我也不知道该是得意还是遗憾。其实满欢喜的,毕竟那也是你曾熟悉过的东西。 
  音速又有一个多星期没玩了。不晓得你呢?曾经的跑道,刷团速的默契,还有那个比我们小一岁的可爱的小弟弟。体贴人的轮子哥哥。弟弟我联系上了,可是哥哥却无影无踪。你呢?你有没有忘记过去的一点一滴?那件我帮你买的一块钱的衣服,呵呵,过去真的很有趣。那是一种无尽的怀念。足以品味伴随一辈子的怀念。 
  时光仍在,我们在飞逝,中考看来已是躲闪不掉了。没有在挣扎吧?哈哈,我认识的你从不是喜欢逃避喜欢浮躁的。我一直在默默地期盼,日日幻想哪一天我们在同一所高中相遇。小妮子,你说这会实现么? 
  最后我想要说,因为你去学了吉他,我也开始朝思暮想了,唉,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搞的。也许是总想追捉关于你的一切吧。我想一直做你的知己。而又不仅仅是知己。 
  风淡淡的,阳光一直在。

今天,我带着我的爱宠布布花、巴鲁斯、烈焰猩猩和叮叮、贝壳鱼与洛吉拉斯来到了实验室的精灵融合仓进行融合精灵。 
  我和NoNo都十分得紧张。我对的精灵们说:“我们要进行精灵融合了,你们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精灵们叫得十分响亮“那就开始了!”我的NoNo说。我先把布布花放进了主精灵位置,叮叮放进了副精灵位置。然后,我放进了2个光和能量、空气结晶,接着,我开始融合“哦,不!”我和NoNo叫了一声。原来精灵融合没有成功!布布花和叮叮说:“这跟你们没有关系,都是我们不好。使我们造成了融合失败”我安慰地说:“没关系,再来一次”于是,我又按照上次那样,进行融合“哦,太棒了!融合成功!”之后,一个绿色元神珠出来了。我和NoNo高兴地直拍手。接着,我又将巴鲁斯和贝壳鱼、烈焰猩猩和洛吉拉斯融合,分别用了2个水之精华、空气结晶和4个熔岩晶体。都是两次成功的,分别获得了蓝色元神珠和红色元神珠。我们太高兴了!可是并没有结束,还要干一件重要的事。谁都能猜得到,当然是吸取星球能量啦。 
  按照地图的顺序,我先到了海洋星,进入深水区。我将精灵融合后的物体——元神珠准备吸收能量,忽然NoNo大叫:“住手!你拿错元神了,应该是蓝色的!”我这才醒悟过来了。我拿出蓝色元神珠,放在星球能量上。不一会儿,元神就吸收能量。很快,就吸收完毕。整个过程不超过5秒。接着,我来到了克洛斯星,进入了树林。蘑菇怪向我吼来吼去。我不理它,照上次的做法,拿出绿色元神珠吸收能量。之后,来到火山星山洞,拿出红色元神珠吸收能量。 
  我回到了家——基地,准备进行元神赋形。我先拿出蓝色元神珠进行赋形,然后是绿色元神珠,最后是红色元神珠。我的每一个元神赋形要消耗24个小时。 
  三天后,三只精灵被赋形出来了。我和NoNo欣喜万分。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赛尔号——精灵融合记(2)。沈阳到上海

相比之下,这株枯草比我更艰苦,生命价值却比我更崇高,因为它无时无刻不充满了力量,和命运进行抗争!



刚想迈进去就被一个人扯住,玖疑惑地转头。 
  ……是谁? 
  那个人头上高高悬着的黑色字体标明了这是一个玩家,可是自己又不认识什么玩家,叫自己干什么? 
  “小朋友你刚来的吧”那人一脸对待小孩的微笑。 
  嗯。虽然我不是小朋友。 
  玖淡淡点头。 
  “我就知道”那人脸上的笑意更胜,指指旁边几个血肉模糊的人,“诶你看那几个人的下场,那什么嗜心塔里面居然是自己和自己四周的人的影子。攻击倒是不太高,就是数量太多,而且谁对自己对在乎的人下得了手?” 
  “哦”玖还是冷淡地点点头,继续走了进去。然后那个人就急急地把他揪过来,“喂小朋友要听话,别进去了” 
  玖皱起眉,他有什么资格干扰自己的行动?冷冷地推开那人,玖赶在那人扯住自己之前走了进去。 
  高塔漂亮如斯,里面也是澄净亮堂的白色大厅,只是大厅中站满了人。 
  玖看到了很多很多自己,很多很多二哥,很多很多小十七……总之是很多很多的人。 
  · 
  白夜被推倒在地,脸上满是不悦的神色,且不说那个小孩不顾自己难得的好心,而且居然一个小孩子就可以把自己推倒在地,到底是怎么了! 
  站起身不爽地从背后的包裹中取出几瓶药水喂进旁边那些人嘴里,然后那些人身上就升起来淡淡的白色光辉。白色慢慢变作球状包裹住那些人,然后退去。 
  那些人身上的血迹全部退去,甚至连一点尘埃都没有。 
  牧师的“圣光术·生命净化” 
  药师的“浓缩·术法浓缩” 
  这瓶药水必须是牧师的净化练到顶级,药师的浓缩超过7级才能弄出的效果。9级是顶级。 
  招招手,“回去了”沈阳到上海上次,我们说了精灵是可以保护人们的,现在,我想说的是:精灵有时候也会叛变! 
  其实精灵不是真的想要伤害我们,其实,他是受到了外来物质的影响! 
  有一天,警局的一台电脑上出现了一行字:地球外有外来物质,可能会伤害人类,也有可能会把一种很善良的动物变成伤害我们的魔兽。 
  这条消息传开之后,整个警局顿时议论纷纷,有的人想要逃跑,有的人在那边装英雄,说要打倒他。整个警局顿时沸腾起来!连警局的领导也不知所措,这个外来物质真的是很危险吗?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一直在议论着这个问题,说为了人类一定要把它消灭! 
  也不知道是谁八卦,把这条消息传了出去,不到一分钟,警局门外就有一大堆人挤在门口,门卫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告诉领导。 
  还是领导厉害,三两下就把那些人搞定了!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外来物质到底是什么?他会不会销毁整个地球?谁也不知道。 
  可是警方查了好久,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渐渐的忘了这件事情! 
  结果,事情发生了!在一天晚上,有一团黑黑的东西渐渐的走向人类,可是他们不是要销毁人类,而是要靠近保护人类的精灵!那么精灵就危险了!可是那是晚上啊!没人知道这件事情。只好,任他们摆布! 
  隔天早上,有很多人来到警局报警:警察们,你们要替我们做主啊,昨天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我刚起床,那只精灵就咬了我一口,很深啊!到现在还痛呢!”“是啊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精灵不会伤害人吗?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很多人都想警察诉苦,可是警察没办法呀,就连那个领导也没办法。 
  读者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请看下期的:守护一只小精灵(2)谢谢!

沈阳到上海:天然音乐|在模拟天然中寻摸音乐傍边的凹隐秘

草儿喜了</p>沈阳到上海

酸菜鱼呀酸菜鱼,你的美味怎能让我忘却?

<p>为恬静的月儿

沈阳到上海

妈妈,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学习机器,从来不让这个机器停止过。你每个双休日和寒假都给我报了兴趣班。您说进入经济全球化时代,英语必须学,书法是中国的文化遗产,虽然现在可以电脑打字,但写一手好字可以看出这个人品位,必学;画画可以陶冶情操,也要懂一点;弹琴可锻炼自己的右脑,还可以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hellip;在你眼中,可学,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沈阳到上海:英特尔本周颁布匹叁款高干用效力动器处理器英特尔本周颁布匹叁款高干用效力动器处理器

前提:三仙子接到王母娘娘的命令:去人间消除邪恶势力,于是便下凡开启了一段消除邪恶的奇妙之旅 
************************人物表******************** 
三仙子: 
    大姐:阳光仙子 莉月阳  
    样子:穿黄色礼服 头带黄色花环  穿绿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乒乓球 
        (暂时无人) <br>    二姐:快乐仙子 莉月乐 
    样子:穿红色礼服 头带红色花环  穿蓝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网球 
        (暂时无人) 
    小妹:爱心仙子 莉月心 
    样子:穿粉色礼服 头带粉色花环  穿紫色鞋子 
    IQ:300 
    爱好:玩电脑 打羽毛球 
        (草莓甜蜜蜜[我]饰) 凡人: 
   紫萧月:三仙子人间最好的朋友 
   样子:穿紫色连衣裙  头带紫色蝴蝶结 穿白色鞋子 
   IQ:290 
   爱好:唱歌 跳舞 
        (暂时无人) 
   雪莲:是一个善良的小女孩 
   样子:穿白色连衣裙  头带白色蝴蝶结 穿灰色鞋子 
   IQ:280 
   爱好:与紫萧月一样 
        (暂时无人) 
黑暗仙子:   
   黑月:是三仙子最大的敌人 
   样子:穿黑色礼服  头带黑色帽子  穿黑色鞋子 
   IQ:250 
   爱好:打人 搜八卦新闻 
         (暂时无人) 
   灰月:是黑月的妹妹,后来变好了 
   样子:穿灰色礼服  头带灰色帽子  穿灰色鞋子 
   IQ:270 
   爱好:和黑月一样 
         (暂时无人) 
   要报名的去留言板留言,或给我发小纸条,先报先得。 
沈阳到上海

时间就像手机流量一样从身边流过,以前仅存的一点记忆也化为乌有。但是,有一个人却一直在我脑海里若隐若现,每当我想起她的时候,就非常感谢她。那个人,就是我的奶奶。

沈阳到上海:端午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老南京度过端午拥有啥壹样

神 魔 文:晨星 
  当我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之后,睁开隐隐有些疼痛的眼睛,随着视力的恢复,周围的一切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发现自己已经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异空间之中。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与妖精森林完全不同的一片景象,没有一棵树一根草,也没有阳光和泥土的气息。很阴暗的环境,压抑的气氛充斥着这个地方。灰蒙蒙的天空,不时有一道道雷电划破天际。 
  我们的脚下是一片巨大的废墟,残留下来的石块、砖瓦质地十分坚硬,这里似乎曾有过一座规模极为惊人的巨型建筑物。四处闪烁着火光,如果这里真的如捷所说的那样是千年前妖精王宫的遗迹,那么这火焰应该也已燃烧了近千年了,想来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里应该曾发生过一次大战,因为废墟中随处可见一些残破的武器,从碎片来看,这些都是相当高级的东西,有一部分还带着各种魔法属性,是极为珍贵、罕见的,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其实,光从它们可以于千年前残留至今这一点来想,就能知道它们绝非凡兵。可惜,几乎没有一件能用的,那种毁灭性的损坏是很难修复的。 
  “这就是千年前的帝都遗迹?”捷好像有一点失望,毕竟这堆废墟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喂,你们快过来……”羽好像发现了什么,在大声地叫喊着,声音从废墟的另一端传过来。 
  我们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在遗迹的东南部分,居然残留着一个完整的广场。地面上铺着平整的石板,广场的四边上分别矗立着六七根三十米左右高的石柱,上面雕满了各种各样的奇异图案。 
  广场正中央的一个祭坛吸引了我的目光。祭坛的中间插着一把长剑,剑身基本黑色,而剑刃部分则是蓝色的,淡黑色的剑柄末端镶嵌着一块血红色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这,这是我要找的东西!”诺看到祭坛后露出了十分惊异的表情。 
  “那把剑?”我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诺要找的东西竟然会在这里。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必再特意去到处寻找了,这次冒险也总算能有所收获。 
  “不,是剑上的那块宝石”诺说着,便向祭坛走了过去。 
  “啊!”当诺走到离祭坛大约三米远的时候,突然被一种力量弹了回来。诺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没有什么能量了,突如其来的力量将他弹开了将近五米。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又立刻倒了下去。我发现他紧皱着眉,很痛苦的样子。他的右腿正在不住地流血,染红了地面。伤口很长,似乎相当严重。我立刻将诺的腿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希望可以止住血,使他的伤势不再加重。 
  “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让我来试一试!”羽说着开始将能量聚集在手中,然后朝祭坛方向发出了四五个小型能量弹。 
  “嘭~嘭~”能量弹在离祭坛不远的地方相继受阻爆炸了,同时我们也见到了因为受到能量冲击而出现的半圆形能量罩,深蓝色的,直径差不多有六米,笼罩着整个祭坛。 
  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用能量或是魔法做成的结界,大部分是为了保护某些东西而做的。制作结界需要相当巨大的能量,而且有各种类型,主要是以防护罩的形式存在的,当然也有一些高级的结界以异空间的形式被封印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很难被发现。 
  许多结界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会连带结界中的一切都变成透明的。但眼前这个似乎有所不同,因为我们能够轻易地看见防护罩中的祭坛。罩壁很薄,看上去最多不过半厘米罢了。不过,这个防护罩上的能量可不弱,能量弹打在上面竟然不能造成一点伤害,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正当羽想要再次攻击以强行打开结界时,诺阻止了她:“果然如此,别再白费力气了,用能量是打不开这结界的” 
  “这块宝石的名字叫作‘血魂神印’,本身并没有属性,也没有任何能量。但当它依附在其它东西上之后,就会拥有与依附的东西同样的属性,并且造出一个坚韧的防护罩,所有攻击在防护罩上的能量都会被吸收而使防护罩得到加强,所以往往被用来保护极为珍贵重要的物品”诺向我们介绍着那块宝石的功用。我从没有听诺谈起过这次任务的目的,我也没有问过他,因为我觉得并没有必要了解得太多,那只会让人更加心烦罢了。因此直到现在我才大致上清楚了那宝石的一些特点。 
  “据说,一般只有物品的主人才能够打开结界,进入防护罩中取出物品”诺慢慢地说道,带着种失望的表情。 
  既然这里是千年遗迹,这把剑的主人必定也是千年前的战士了。换言之,没有人可以打开这个封印,自然也不可能拿到那块宝石,诺的任务也就完不成了。 
  ;
 
  “哇~啊~~”我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是捷。 
  我立刻转过身,只见捷的全身缠绕着幽蓝的火焰,他的面目和四肢在瞬间已然被烈火烧得扭曲变形。 
  捷微微地张了张嘴,仿佛是想要向我们求救,又像是要诉说些什么,但却始终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捷的身体在火焰的包围中倒了下去,已不成人形的尸体猛然爆炸,夹杂着烈焰朝周围飞散。 
  这情况来得太突然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立刻撑起了一个防护罩,抵挡住飞来的火焰。虽然我对捷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种尸骨无存的死亡方式实在太为怪异恐怖,让人觉得凄惨可怜。 
  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时间继续为捷的死而伤感,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我可能很快也会落得如此下场。我尽力地将身上的防护罩扩大到直径差不多十米,然后慢慢地向捷倒下的方向走已经失去了防护的作用,但我却可以感觉到这个范围内的一切动静,以及时做出反应。 
  火焰,一道烈焰突然从我的左前方刺穿防护罩,朝我冲了过来。我立刻侧身躲开火柱,同时向火焰射来的方向抛出两个能量弹。能量弹击中目标后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被弹开了。然而,这次攻击显然破坏了对方的隐形魔法,我的眼前逐渐浮现出一只黑色的魔兽,类似于马的身体,两眼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幽蓝的火焰在它的身上燃烧着,欢跃着…… 
  “梦魇!”我的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握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将能量提升到最高,羽和诺也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诺的能量还没有恢复,除了自卫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而我和羽的身上也都带着伤,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死,这个字迅速传遍了我的大脑。不,决不,如果现在认输岂不是必死无疑,只有竭尽全力战斗,才会有生的希望。 
  我绝不相信有既定的命运存在,我要击败梦魇,我要创造奇迹!这样自我鼓励了之后,我举起剑向梦魇冲了过去。 
  “当~~”剑和梦魇的身体一发生接触,我立即感到了强大的反弹力量,双手被震得发麻,剑差一点脱手,能量的差距相当明显。和梦魇硬拼,只会使我的体力迅速流失,那时候,我可能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发动第一次攻击后,我很快就决定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我开始在梦魇身边高速绕圈,同时抓住每一个机会,发动攻击。 
  不久之后,我就在梦魇的身上留下了不少伤痕。但因为梦魇高强度的防御力,伤口都不是十分严重。梦魇的力量并没有因为这些伤而有丝毫减弱。 
  梦魇的口中不断吐出炽烈的火团,而且速度极快,但我并没有被击中过。虽然对方全身的移动速度很快,但身体局部的动作却相当慢,而我则正好相反。所以要避开梦魇的攻击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每一次我的攻击它都没有闪避过,甚至没有一点反应,似乎是全无作用的样子,这让我感到心寒。 
  羽在较远的地方一边用能量弹攻击,一边施展魔法来降低梦魇的攻防能力。羽学习的魔法与捷的不是同一种类型,捷的魔法多用于攻击,杀伤力强大,而羽擅长使用辅助类的法术。 
  羽的魔法似乎对梦魇产生不了什么效果,我感觉到梦魇身上的能量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正在慢慢地提升,攻击频率也在不断加快。或许,刚才它只是在逗我们玩罢了,而现在它开始渐渐认真了。 
  十几分钟后,我就开始感到有些吃力了,体力明显下降,速度也减慢了不少。而我留给梦魇的数十道伤口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动作。梦魇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迅速,好几次我差点就被火焰吞噬了。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在此丧命的。我思考着怎样才能改变这种不利的状况…… 
  突然,梦魇停止了吞火吐焰的攻击,能量也不再提升。它躲过了我的又一次袭击,猛地飞上了半空。全身的火焰向四周散开,围绕在梦魇身边三到四米的地方,像一个旋涡般疾速旋转着,然后全部被吸收入梦魇的体内,好像是在聚集能量。 
  “糟了!” 我心中立刻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大家小心!” 
  还是太迟了,我看到梦魇双眼中的绿光猛然增亮,口中喷出一股黑色的气体,朝地面席卷而来。强烈的气流冲击将我们卷到了半空中。 
  头好晕,我努力地想让自己清醒,视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无力地随风在空中翻卷…… 
  ;
 
  这儿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的同伴们在哪儿?……我缓缓地漫步在青草地上,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光,是明亮的光,照耀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轻轻的风梳理着我的头发,空气很清新,夹杂着青草淡淡的香味。天很蓝,没有一朵云,就像是刚被冲洗过一样。 
  很平静的环境,竟让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蓝天、青草在眼前交织成一幅最美丽的画,阳光洋洋洒洒地铺满整个世界,照在我疲倦的身上,是一种我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真的好舒服。 
  我慢慢地陶醉在这美景中,不由自主地将一切忧虑和疑惑都统统忘却,什么都不去想,默默地向前走着,走着…… 
  等等……走了很久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迷惑的大脑也开始清醒起来。难道我会就这样在这个地方永远麻木地走下去?不,不行。我还有自己的事业与理想,同伴们还等着我继续回去战斗,我不能再沉迷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 
  可是,我的伙伴们在哪儿呀?我四处张望着,没有一个人影,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难道同伴们都已离我远去,将我遗忘,将我抛弃了吗? 
  阳光猛地消失了,风也突然变得很冷,冷得令我浑身发抖“不!”我从心底里感到一阵绝望与恐惧,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将要一辈子都承受着孤独的折磨,永远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孤单。可当真的只剩下我独自一人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害怕孤独。 
  不,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走,我要继续走,希望总会出现在前方的,拿出勇气来,我不能就这样被孤独击败!我不停地鼓励着自己,以战胜内心深处的恐惧,使自己振作起来。 ;



突然,我看到一个身影在远处蔚蓝与草绿的交汇处隐隐闪动。为什么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是……是她? 
  我用最快的速度朝对方飞奔过去。可是,那个身影始终在十分遥远的地方,我怎么也接近不了她。对方好像正在慢慢走向更远处,身影渐渐地模糊起来,最终消失在了天的尽头。我飞速地奔跑着,可好像总是徘徊在原地似的。 
  “别走!絮,别走……”我大声喊着,却没有听到一丝回音。周围空荡荡的,只剩下青草和蓝天,还有我独自狂奔着。 
  一道火光出现在我的眼前,染红了天空。所有青草都燃烧了起来,草原顿时成为了一片火海。 
  好热啊!火焰瞬间包围了我的全身。我想试着撑开防护罩,却没有成功,身上的能量就像被吸干了似的,完全消失。累,真累啊!我浑身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身上好像压着千斤的重担,脚一软,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我渐渐感到呼吸很困难,身体已经失去了一切感觉,眼睛也在不知不觉中合上了。是要死了吗?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拖出了身体…… 
  “哈~哈哈~~去地狱为你自己所犯的罪孽赎罪吧!哈~哈~”一个熟悉的冷冷的笑声回荡在我的耳边。是在讥笑我的懦弱与无能吗?我难道已经败了吗?败给这宿命吗?去。以我的能力,防护罩被增大到这种大小, 
  “我绝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要击败这可憎的命运!”我用尽全身力气,努力地睁开双眼,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知觉,“冥,不要再躲在暗处冷笑了,出来堂堂正正地和我决斗吧!我不会怕你的!”…… 
  火熄灭了,四周的一切景物在瞬间消逝无踪,身上的痛楚也跟着消失了,眼前回到了最初的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英特尔将重行设计10nm工艺的IceLake冰凌湖处理器,彻底儿子处理幽深灵等破开绽,襄阳皮带保递送机消费厂家,荔湾区区长带队调研陆居路、新隆沙项目铰进情景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